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|回复: 0

不一样的爱

[复制链接]

4503

主题

4503

帖子

1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3535
发表于 2019-5-16 22:44:3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不一样的爱
  

  不一样的爱

  ——端木紫

  

  

  不一样的爱

  很多年前,读那篇朱自清的《背影》,我心里有一种别人不懂的亲切感。那个苍老的父亲的背影,让我一生难忘。我一直也想看到,那在平平淡淡中流露出的深深的父爱,可是,爸爸给我的,是不一样的爱。

  我是妈妈和一个怪物生下来的怪胎,几乎有着怪物所有的特性。唯一不同的是,我是女人,他是男人。因为那奇怪的DNA,我必须把那个怪物叫父亲。

  他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人,印象中,本应该慈爱的父亲,在我的眼中,就是一个随时都会发脾气的怪物罢了。这个怪物,永远都让我又爱又恨。我无可奈何的发现,当我把对他的爱与恨全部放在情感的天秤上时,那种恨竟然远远多于爱。

  妈妈是一个特别优秀的人,在她眼里永远是事业重要,她忽略了我们这个家庭,尤其忽略我这个一点都不好看的女孩子。她此生最大的遗憾,恐怕就是嫁了那个怪物。因此,在我17岁以前,我能感受到的实实在在的爱都缘自我的奶奶,妈妈对我的爱是看不到的[url=http://www.baidianfeng51.cn/guanzhubaidianfeng/xueshulunwen/4621.html]广州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哪家更好[/url],而那个怪物给我的,却是冰山火海的爱。

  他的脸就象是晴雨表,刚刚还晴空万里,马上就会阴云密布,随之而来的就是暴风骤雨。对我来说,爸爸的代名词就是他扬起的手掌。他给我最深最深的伤害,是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,7岁吧!他打我的妈妈。妈妈躺在地板上,外面的阳光照进来,照在妈妈流泪的脸上,冷冷清清的,很清苦。那个画面,困扰了我太多太多年。对爸爸的恨,最初就是从那个画面开始。

  我是个很倔强的孩子,他打我的时候,我从来都不会求饶。我只会咬着牙的在心里,骂他,恨他。没有上大学前,我经常和他吵架。整个大家庭里,只有我一个人敢和他对着干。十几岁,他开始不打人了。可是他骂人的时候, 也是异常恐怖的。每次他开骂的时候,我就躲进自己的卧室,关上门。他在外面咆哮,我就在里面一边拼命的哭,一边摔东西。我的卧室,一共有10几块玻璃和镜子,随着我年龄的增加,那些玻璃也越来越少。就是那时,我学会了自虐。我常常会把玻璃弄碎后,弄成碎片,然后用脚去踩。每当小脚丫开始,有血迹流出来的时候,我才觉得,痛苦在慢慢的减轻。然后,破着脚,出门。爸爸看到,就会出去买药,回来再给我包扎。那简直就成了一种恶性循环。每吵一次,我都发誓,不再理他。可是,他总会在吵架的第二天早上,给我做好早餐,主动和我说话。还会买我喜欢吃的菜,主动的讨好我。这种恶性循环,一直到我上大学才结束。我们两个的战果,就是2000年我们搬家的时候,我的卧室,已经一块玻璃也不剩了。我的手,曾经穿过那个巨大的穿衣镜,把它弄成了碎片,那次,表妹哭了,小姨哭了,妈妈也哭了。

  也许是我们太像了,我几乎遗传了他所有的基因。他在我的身上总是看到他自己的影子。所有的人都说他是个很聪明的人,只是由于他那种愤世嫉俗的个性,使他在仕途上的发展并不顺利。因此,他对我的要求也非常之高。那个黑色的7月,简直就是将我推到了悬崖边上。成绩下来后,我就知道,我的厄运开始了。

  那个夏天,他的心情格外的差,看到我就会头疼。一想到我没考上理想的学校,他就会暴跳如雷。他骂的话,总是那么不堪入耳,每一次,都是你去死吧!我好想打开窗户从那里跳出去,可是我很害怕,四楼,我想死掉还好,如果不死,不是比现在还要凄惨。无休止的听着他的谩骂,身心俱碎。有几次我试着用刀,想划开我左手的大动脉,可是,真的是太疼了,力道有点轻。我并没有离开这个我不熟悉却依然美丽的世界。血从胳膊上流下来,伴着我的眼泪,心疼到骨子里去。

  可是,爸爸还是爱我的。每次发脾气后,他都会尽力的讨好我,给我买衣服,买鞋子,买手表,买一切我喜欢的东西,在物质上他从来都会给我满足。那时,他表现的又是那种过分的爱。我就这样,一会被他放在冰山上冷冻,一会又被放在火上烤。可是,疼痛总是比幸福要让人记得更清楚。我越来越仇恨父亲,他骂过的话,句句是刀,刻在骨头上。

  幸好,那个夏天,随着日久天长,渐渐的在我的生命里远去。即使再刻骨的疼,也稍稍失去了一些效力。我忘记了自己在左臂上留下的那两道一厘米的疤,我尽量只想着爸爸的好,慢慢的我也能读懂了,他严厉的眼神背后,埋藏的是对我深深的期望。

  如今,那种恶性循环没有打任何招呼,[url=http://www.baidianfeng51.cn/bdfrichangbaojian/yundongyangshen/951.html]哪里的医院制疗白殿疯的药最好[/url] 又悄悄的来了。他又开始,像从前一样,刺激着我对他的咒骂已经有点麻木的神经。

  可是,似水流年啊,我已经清醒了。人生,所有的悲喜都在自己的故事里,想不通便是厚厚的一本书,想通了,便是薄薄的一张纸。即便是痛苦,在昨天过去之后,早晨醒来时,我们睁开眼睛,看到的也必定是流光飞舞。

  那个怪物,我的爸爸,总会有老去的那一天。到那个时候,他就骂不了,也动不了了。我会用自己的手,很温柔的给爸爸洗头发,和他说话,告诉他,下辈子,我还做你的女儿,虽然你给我的是不一样的爱。下辈子,一定给你个优秀的女儿。

  我已经开始期待,那一天的到来了。我似乎,看到,他静静的在听我说话,给了我一个一[url=http://www.baidianfeng51.cn/baidianfengchangshi/bingyinbingli/1887.html]援你身子的方子[/url]生都难以忘记的温暖的背影。

    

    

    

    

    

    

    

    

  

  联系方式:(Email)cocozhongling@sohu.com|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天下资讯

GMT+8, 2019-5-27 10:07 , Processed in 0.262969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